【See Green】零碳轉型迫近 低碳綠建築現轉機

發佈於: 2022-10-25

緊追著歐盟的腳步,美國已宣布將於 2024 啟動《清潔競爭法案》(Clean Competition Act),
針對能源密集產業如化石燃料、精煉石油產品與鋼鐵等施加碳邊境調整機制。
蘋果公司也向供應鏈廠商祭出 2030 以前實現碳中和的要求,同時加速推動再生能源與循環經濟。
面對淨零碳排議題所催動,影響幅度橫跨國際的浪潮,今年三月,金管會推出「上市櫃公司永續發展路徑圖」,
目標在 2029 年完成全體上市櫃公司溫室氣體盤查,以助企業確立並執行減碳目標。

「零碳」目標在哪裡?
淨零建築(Net-Zero Building)的定義就是成功達成碳平衡,或是能源平衡的建築物。
以「LEED Zero Carbon」標準為例,若過去一年之中能源消耗與人員交通產生的碳排放量,
得以由包含再生能源在內的總碳抵消量免除,就成功達成碳平衡。
世界綠建築協會 WGBC 提到,為實現零碳目標,有效量測與揭露碳排、降低耗能、使用潔淨生產的再生能源,
以及運營階段持續的優化改善,是建築物實現零碳的關鍵。

「低碳建築標章」作為起步
在邁向零碳的綠色遙途中,臺灣其實擁有相當好的基礎,
由低碳建築聯盟 LCBA 推出的 2018 年版「建築產業碳足跡認證」,使用高度本土化研發的產業碳足跡評估法(BCF),
目標在追蹤建築物完整生命週期中的碳排放總量,以評估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。
作為其應用的「低碳建築標章」標示法,比照綠建築標章的評估制度,
從合格級、銅級、銀級、黃金級到鑽石級,至今以成為臺灣企業量化減碳目標、善盡社會責任的良好實踐。

改變,從建材開始
除了設計端的規劃,建材也是切入點。使用高性能材料不只能夠改善建築物營運階段的節能效果,
若建材本身含回收再生成分,這類環保綠建材也能對減碳有所助益。
另外,建材生產的位置是否來自在地,與工地的實體距離也會影響運輸過程中產生的碳排放。
而在諸多建材之中,看似平平無奇的木頭,因為其原生的固碳功能,或許正是低碳綠建築的優良選擇。

以木構連結永續
「綠建築其實相當鼓勵木構造。」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笑道:「從隱含碳的角度而言,只要避免過度加工,木構本身就是低碳甚至負碳!」。
佇立於瑞典謝萊夫特奧自治市(Skellefteå)中的薩拉文化中心(Sara Cultural Centre) 高達 75 公尺,是全球最高的木構建築之一。
總計 20 層的塔樓空間中容納劇場、美術館、畫廊、圖書館與旅宿。
由於全程使用在地永續林場提供的木材,且材料也都於五十公里內的鋸木廠進行處理,
加之以建築物本身節能與創能,薩拉文化中心在未來的五十年內都將為負碳,堪稱永續設計的典範。

共同培養「Green」的基因
高效率的低碳綠建築可以大幅降低耗能、耗水,以及廢棄物產生量,
使再生能源的負擔降低,因此綠建築正是淨零碳排的核心。
當企業有意促進環境與社會美好並實踐零碳目標,便會需要能針對需求進解構,
融合當前政策與趨勢進行大方向輔導的戰略夥伴。
台積電曾在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輔導下,打造出台灣第一個高效能綠色廠房,
也是全球第一個正式運轉生產的 LEED 認證半導體廠;
友達光電、旺能光電(現為新日光)與台達電,也是多年來與澄毓共同深化綠色價值的可靠夥伴。
除了設計與工程外,也注重溝通與策略分析,才能與業主攜手並進,在永續的旅途上創造雙贏。

訂閱電子報並追蹤我們的 #SeeGreen & #SSDCNews,以對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進行深入了解:
【SSDC News】百行百業離不開的「建築」是淨零排放的最佳起手勢

分類標籤: 專欄

最新消息列表